吃饼饼不长高高

日常唠嗑的文废选手
不定时性突然删文,并不是退坑

【百日周黄活动05】代课陪练了解一下

-有毒的架空向小甜饼


-代课,一个伟大的群体



01

黄少天把撕开的酸奶盖丢进垃圾桶,咬着吸管滑开手机锁屏上的消息栏。

[。  已添加您为好友,快来一起聊天吧。]

[。 :代课]

他眼睛一亮,极为殷勤地回复道:

[夜雨声烦:同学是要代课对吧?一节课20r,代笔记另加5r,标准正楷,保证字迹工整,可以提供以前的业务照片。]

[。 :好。]

[夜雨声烦:感谢老板支持生意,定金5r跑单不退哈。确认要代课的话把身份信息发我。老板需要抄笔记服务吗?]

没错,黄少天正是大学里最为受学生欢迎,受老师厌恶的一大群体中的一员——代课。

不仅如此,他本人还身兼数职,无论是跑腿带饭,还是荣耀代打,到处都有他的身影。

今天的黄少天同学,也在努力地为了额外的生活费而奋斗。

[。 向你转账5元]

[。 :嗯。]

[夜雨声烦:那麻烦老板要把课本转交给我,让朋友带或者咱俩面交都行。]

[。 :杜明,大一金融系,5031教室上午10点到12点,冯教授的高数。]

[。 :课本室友转交,在教室最后一排等你。]

[夜雨声烦:好的好的没问题,你就放一百个心,学长干这行一年了,代良心课,赚良心钱,保证童叟无欺。还有没有其他的要求?]

[。 :嗯……]

[。 :可以和我室友一起上课吗?]

可惜了。黄少天皱了皱眉,把空酸奶盒扔在一边。本来还听说大一的周泽楷也是金融系的。

但在有好感的学弟和生活费之间还是愉快地选择了后者。

[夜雨声烦:/OK]

小学弟是基本不可能追到的,但钱是肯定能拿到的。

今天的黄少天学长也依旧是一个乐观的现实主义者。



02

杜明百般聊赖地对着微积分课本发了会儿呆,自我欺骗算是预习了。抬头扫了眼宿舍,吴启和吕泊远正在打游戏,方明华出门和女朋友约会了,江波涛坐在周泽楷旁边指点江山,至于周泽楷——

周泽楷正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盯着手机,嘴唇紧抿着,不知道地恐怕还以为这位大一新晋男神正在思考什么严谨认真的学术问题。

过了一会儿,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笑着冲江波涛说了句谢谢。

杜明看八卦心切,半个身子都从床上探了出来:“老大,你约到人了吗?”

寝室另外两个人捞着半截话音,连游戏都不打了,把耳机扯了下来:“什么什么?老大约到黄少天了?”

“啧,咱们江副这手,高,真是高。”

周泽楷朝杜明点了点头:“麻烦了。”

“麻烦什么呀,为了咱们共同的大嫂而献身,应该的,”吴启挤了挤眼,揶揄道:“对不对啊小明?”

“对对对,老大,前线是你的战场,我们就负责给你递枪扛炮。”

古人言,缘之一字,聚散离合。而今人有计,正所谓山不就我我来就山,既然缘不来就我,那我便造缘。

套路,都是套路。



03

黄少天顶着午觉睡出来的鸡窝头坦荡荡地进了教室后门,迎面就对上捯饬得干干净净的周泽楷坐在最后一排冲他笑,露出八颗可白可白的牙齿:

“夜雨声烦?”

“课本,还有橙汁,给你。”

“谢……谢谢啊。”黄少天精神恍惚,“你是杜明的室友?”

“嗯,周泽楷。”

天上不会掉馅饼,但会掉学弟。

只不过这个掉落附带debuff,打掉半管血还带眩晕,砸得剑圣晕头晕脑。

黄少天僵硬地笑了笑:“啊你好你好,我是大二英文系的黄少天。”

如果可以的话,黄少天内心痛苦捶地,我想让这个世界倒带重来。

“不坐吗?”周泽楷疑惑地问道。

黄少天疯狂点头:“坐坐坐,当然坐。”

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第一印象都是可以扭转的,先把小学弟的微信拿到手再说。



黄少天同学心有宏图壮志,然而主观原因阻碍——他有点怂,半节课下来安静如鸡,估计让喻文州看到了,能感动得他破例给黄少天夹一块白斩鸡。

冯教授雷厉风行,一个半小时讲完了两个小时的内容,剩下的时间留给学生自习。黄少天正绞尽脑汁思索怎样开口要微信才能既不被拒绝又可以刷印象分,就听到周泽楷小声道:

“字很好看,练过吗?”

“是吗?谢谢啊。”黄少天机械地笑了笑,“以前被我妈逼着学的。一天一篇字帖,写不完不给吃饭。”

周泽楷深有同感地点点头:“我也是。”

“果然,古人诚不我欺,同一个天下,同一个爹妈。”

然而终于在小学弟面前放松下来的黄少天并不知道,表面纯洁无辜的小学弟不仅和他有着思维相同的爹妈,还想管他母上叫妈。

他和周泽楷把最后半个小时活生生唠嗑了过去,周泽楷话不多,但贵在听得认真,还会一脸真诚地捧场。于是黄少天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被四两拨千斤地带了好几次话题,手机号微信号透露得底裤都不剩,好感度还刷的蹭蹭的。

直到下课铃打响,周泽楷顺势自然地问道:“一起吃饭?”

半个小时前还想着循序渐进逐步深入的黄学长一口答应了下来。

呵,男人。



04

[。 向你转账20元]

[。 :谢谢,笔记拿到了。]

[。 :很好看,下次也找你了。]

黄少天刚和人约完饭回来,心情相当愉悦,迅速回了微信。

[夜雨声烦:不谢不谢,感谢老板支持生意。]

[。 :以后可能,长期需要。]

[夜雨声烦:长期的话有优惠哦,十节课以上算长期,两种套餐任君选择,一种直接打九折,一种免代笔记的费用,定金5×代课次数,看您要哪种?]

[。 :第二种。课程:周一上午10点到12点冯教授高数,周三下午4点到6点何教授线性代数,周四下午1点到三点徐教授英语。课本周泽楷转交。]

[。 向你转账180元]

黄少天眼角抽了抽,代这么多课,而且这些课对应的时间他都恰好有空,运气也太好了吧?他犹豫了一下,道:

[夜雨声烦:学弟,按理说我不该多说的,但是你要我代的这些全是理科,你缺课缺多了期末考试会挂科的。]

[。 :太简单,不想上]

“我靠。”黄少天瞪大了眼,“现在的小青年……太嚣张了。”

[夜雨声烦:行,老板你没问题我就接单了]

[。 :嗯,每周都要去]

“啧啧啧,”黄少天叹了口气,“还是周泽楷可爱一点。”

他滑出对话框,手机顶端冒出一个红色的消息泡。

[一枪穿云 已添加您为好友,快来一起聊天吧。]

[一枪穿云:学长好 /企鹅比心]




05

“一枪穿云……这个名字有点熟悉。”黄少天把嘴里的棒棒糖咬碎,皱着眉想道:“好像是第一区那个神枪排行榜第一?”

[夜雨声烦:周泽楷?你也打荣耀?]

[一枪穿云:嗯]

[夜雨声烦:那这是你的账号卡ID?]

[一枪穿云:/企鹅点头]

黄少天瞬间端正坐姿,眼睛里都快冒出星星了。一枪穿云,荣耀神枪排行榜第一,简直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对手。

[夜雨声烦:你缺人给你当陪练吗!二十四小时除吃饭上课睡觉随时待机陪你竞技场那种!]

不,和黄少天两层相隔的周泽楷同学默默吐槽道,我缺个男朋友。

[一枪穿云:嗯,另外还缺个2v2队友,学长和我一起?]

[夜雨声烦:来来来!]

[一枪穿云:/企鹅比心]



06

“老大?你起床了?”吴启揉了揉眼睛,从床上爬起来。宿舍里乌漆抹黑的,只有周泽楷那里透出星点亮光。

周泽楷:“嗯,打竞技场。”

“我靠……这才几点,”杜明睡眼朦胧地抱着被子,“咱大嫂这是什么精力,昨晚打到凌晨,今早居然还能再战。”

“八点半,是起床的时候了。小明子,伺候朕沐浴更衣。”

“滚吧你,”杜明把枕头扔了过去,“今天周三是不是?老大又得脱离咱们单独行动了。”

“愚蠢的凡人,老大那能跟我们一样吗?老大是要追对象的人。”

周泽楷正戴着耳机认真地听黄少天天南地北地瞎扯淡,应声抬起头来,笑了笑:“少天说,等会儿带早饭过来。”



黄少天拎着几袋豆浆包子拐进走廊,瞥见周泽楷正背对着他往楼梯口张望,蹑手蹑脚地凑了上去:“靓仔,搁这儿等谁呢?”

周泽楷闻声转过头,噗呲一声笑了出来:“等你。”

“帮我开个门,手里没空。”黄少天道,“西街那家的蟹粉小笼特别好吃,我打了四盒回来,看你们喜不喜欢。”

他跟在周泽楷后面,半个身子先探进宿舍里,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早上好啊各位?”

“大……不是,学长早上好,学长辛苦了。”

黄少天把东西放在桌上,拆开塑料袋:“不谢不谢——周泽楷你帮忙分一下。”

杜明冲吴启挤了挤眼睛,一字一顿地比口型道:“老、夫、老、妻。”

“对了,杜明是谁?”黄少天喝了口豆浆,突然抬起头,把上铺两个正互相挤眉弄眼的人吓得手一抖:

“上节课的笔记有个地方我给抄错了,你把书拿给我,我给你改改。”

然而,传说中“杜明的课本”都是周泽楷自己另外买的,自然也都是在周泽楷手上。杜明整个人都僵住了,结结巴巴道:“书……呃,书我……”

“不麻烦了学长,你等会儿直接微信上发给杜明吧,让他自己改。”江波涛解围道。

黄少天坚持:“给我吧,他不知道写在哪里的,我改了就好。”

完了……要露馅了。几个人面面相觑,感觉老大的人生大事即将就要毁于一旦。

“书。”周泽楷拍了拍黄少天的肩,“下午有课,他给我了。”

黄少天看上去不疑有他,接过来埋头改笔记。

“我该庆幸咱们有个聪明机智的老大吗?”杜明舒了口气,咬着小笼包含糊不清道。

吴启还惊魂未定,闻言瞪了他一眼:“杜明你小点声,别又露马脚了。”

黄少天听见上铺细微的声响,捏着笔,渐渐皱起了眉。不对,今天下午的课是线性代数,杜明为什么要把高数书给周泽楷。

有情况。



07

[夜雨声烦:景熙,你们大一有个叫杜明的学生,你有他的微信吗?我找他有点事。]

[徐景熙:好像有……你等等,我找一下。]

[徐景熙:向您推荐联系人 吴霜钩月]

[夜雨声烦:……你确定是这个?]

[徐景熙:对啊,就是这个,你说的是金融系那个杜明吧?]

[夜雨声烦:谢谢了。]

[夜雨声烦:你说会不会有人开微信小号来找代课?就比如,不好意思让别人知道自己是谁所以开小号那种?]

[徐景熙:怎么可能?代课要签到,连名字都知道了,还怕知道微信号?]

[徐景熙:你碰到什么奇葩了?说出来大家乐一乐?]

[夜雨声烦:呵]

[夜雨声烦:我怀疑我要脱单了:)]



[少天:出来吃饭吗?]

[一枪穿云:好]



08

“我去趟卫生间。”周泽楷站起身来,道。

黄少天今天仿佛吃错了药,一抛当初痴迷粤菜沪菜的作风,带着周泽楷去了家辣到让人怀疑人生的川菜馆,结果两个人菜还没吃多少,茶倒是先喝了一肚子。

“去吧去吧。”他抱歉地点点头,“下次我们吃点清淡的,我没想到这么辣。”

等人完全消失在了视野里,黄少天终于打开微信,深呼吸一口气,点开了某个对话框。

[夜雨声烦:老板在吗?]

被去卫生间的主人遗忘在桌上的手机顿时亮了屏幕。

[我的其他微信账号: 少天:老板在吗?]

他凑过去看了一眼,叹了口气。

周泽楷到底是什么傻白甜的绝世大可爱啊?

等周泽楷回到卡座,面对他的正是黄少天学长充满善意的笑容:

“靓仔,解释一下?”



09

“败家啊,60块钱买我陪你上6个小时的课。”黄少天如是痛心道,“太缺心眼了,你就是拿这60块钱买盒蟹粉小笼送我,拉近距离的速度都比跟我一起上三节让人昏昏欲睡的大课来的快。”

委屈巴巴挨训的新晋现充周泽楷抬起头:“蟹粉小笼……这么贵?”

“重点在哪儿呢!听着,你男朋友我训话呢。”黄少天瞪着眼睛去揪周泽楷的脸:“就算你长得好看这也是不可饶恕的原则性问题!”

“那以后,不陪我上课吗?”周泽楷坚持带偏话题。

“拒绝,我要打零工养我的败家男朋友。”

“给你代课费。”

“好啊你周泽楷,敢情我刚才说的你全都没听进去是不是?!”



10

“黄少最近都没和老大一起来上课了?”吴启看了眼后座盯着黑板昏昏欲睡的周泽楷,小声问道。

杜明半死不活地趴在桌上:“都历尽八十一难修成正果了,怕什么。而且黄少好像接了个家教的活,给人小孩上一对一去了。”

没人注意到后门有人蹑手蹑脚地溜了进来。

“同学,不好意思,课本能借我看一下吗?”黄少天轻弹了下某个眼皮都快阖上的靓仔的脑袋,笑道:

“我来陪我男朋友上课。”



—END—



一篇迟到的天天生贺+百日,在这里也祝 @剑耕星野 太太生日快乐!

评论(43)

热度(401)